2009年度哈嘎灣寒假營隊,光華國小 x 政大實小 x 政大

撰文隊輔:尤耀駒

 如果上山服務是帶著文化優越者的觀點,一定要同化或試圖灌輸給他們什麼東西,那我只深深覺得,這是身為都市人的悲哀。

    第一次與哈嘎灣的邂逅,是一個無意間的選課,而造成往後命運的牽絆。事前網路上的活動,讓都會與部落的孩子以及我們隊輔之間有了粗淺的認識,或者說是,為那六天的營隊先行埋下了名叫期待的種子。然後是營期的到來,是第一次上到那麼高的山間,第一次和部落的孩子們接觸。

    「俊哲的獎品是五顆糖耶!」

「第一顆給耀駒葛格、第二顆給小巫姊姊、然後還有昱豪葛格、再來給于堯,最後一顆我再自己吃。」

     分享的意義與真諦,竟然在一個十歲的孩子眼中,如此的理所當然。那六天裡,部落孩子們諸如此類的單純天真,深深的衝擊一個都會大學生,深深的讓我們竟然感到些許的慚愧。就好比哈嘎灣清澈的天空,芬芳的空氣,幸運未被經濟成長之名入侵的美麗天堂,哈嘎灣的孩子們有著最初的、未被社會化的純真;反觀我們這群在高度發展社會中長大的孩子,每天忙碌著的汲汲營營,以自我為中心的價值觀,總是封閉與武裝自己來面對外在的人事物,都在與哈嘎灣孩子相處的這段時間,徹底的崩潰與瓦解。深深覺得,學習的是我們,被成長的是我們,真正渺小與劣勢的,是我們。

    蕭老師一句話仍言猶在耳,這個營隊沒有句號,營期的結束不代表緣分的結束,真正達到的是藉由網路這對我們再平常不過的連結,拉起並且延續截然不同的文化交流。營隊密集的相處結束已一段時日,計劃中的回訪與課輔也是如期的持續當中,但哈嘎灣孩子的可愛、通往野溪溫泉崎嶇的山路卻靈活的小身影、一句句令人哭笑不得卻又感動萬分的童言童語,卻是我心中永遠的畫面。

    「我裝進葛格的行李箱就可以跟葛格一起下山了耶」

    「蛤你抱我我就更想哭 : (

 

    「你什麼時候會再來?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數位人文關懷希望團隊

trib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